配资平台河北矿企负债“链改”:家里有矿不如家里有币?

发布时间:2019-04-03 18:16:48 来源:

如果沿着河北省青龙满洲自治县一路前行,偶尔会听到炸药开矿的爆炸声,以及轰鸣的风钻声。这个古长城脚下的小县城是国内铁矿石的集中产区,矿业一度是它的经济支柱。

之所以说一度,是因为昔日繁荣的采矿景象如今已经不再。作为钢铁产业的原材料,在国内经济放缓以及产业转型的宏观背景下,铁矿石开采这一行业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波及。

3 月 23 日,一个名叫“LXS”的代币出现在数字货币交易所币贝的主页上,开盘即涨。

在相关的宣传资料中,LXS 是一家名为“全球区块链矿业资产交易平台”ChainDragon 的平台币,区块链业务系统由一家名为道雅实业有限公司支持,天眼查数据显示,道雅实业其实际由河北青龙县铁矿企业——天兴矿业 100% 注资。

据Odaily星球日报向天兴矿业方面求证,天兴注资设立道雅实业属实,但目前正在做工商关系的脱离,工商变更需要时间。

币贝交易所网站中“龙兴token”宣传资料显示,其与实体资产挂钩。目前,首批上线的资产正是天兴矿业 1.2 亿吨储量的铁矿石。

重工业资产与虚拟资产的组合显得新奇,但放眼当前铁矿业,这似乎是重工业时代转型潮下,早已不是上市香饽饽的铁矿企,寻求产业转型与新现金流的一个举动。

“过气”的铁矿产业

河北是全国的铁矿资源大省。

据全国储量利用调查数据库数据,全国近 17 个省均探明有低品位铁矿石原矿资源储量,在这其中,河北省低品位铁矿资源储量约占查明总储量的 39.12%,居于全国第一,以超贫磁铁矿为主。

在钢铁行业的繁荣年代,铁矿石一度成为“疯狂的石头”,供不应求推动其价格上涨、产能扩张。

大大小小的矿企如雨后春笋般成立,上述天兴矿业亦在 2011 年时注册开业,注册资本 4 亿元。

“行情最好的时候,能卖到 1200 元/吨。”天兴矿业 CFO 杨永久回忆起铁矿价格最好的光景。

当时,青龙县当地几乎没有闲置的矿企,产量虽小,也大大小小各自为政。

但好景不长,经历上个十年的高速发展之后,大宗商品繁荣不再。随着钢铁行业陷入低增长低需求,铁矿石价格在经历 2010、2011 年的高价位之后,开始急速下滑。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14 年 1 月份,普氏 62% 铁矿石指数尚在 900 元/吨。

2015 年 4 月初则一度跌至 340 元/吨关口,15 个月内的跌幅超过六成。

重资产的铁矿业,在矿石开采、炸药、用电、人力、机器、运输上均耗费不小。当价格跌破成本价,继续生产便是亏本的买卖。

除了价格急降之外,国内矿石资源品质较差、以及国际铁矿石价格大幅下降和严格的环保政策,均对国内铁矿业产生了冲击。

据我国国土资源部调查,国内富铁矿石仅占 2.8%,全国铁矿石平均品位 33%,低于世界铁矿石平均品位 11 个百分点。

国外富矿成本低廉,使得进口铁矿石依赖性强成为我国钢铁产业的特色,近年来铁矿石对外依存度更是提高到 80% 以上。

加之产能过剩、需求疲软的产业环境,以及环保政策下成本的增高,国内矿山运营日益困难。

河北青龙县的铁矿企业停产潮从 2015 年开始,彼时,网上矿主转让矿山的帖子开始多了起来。

有数据显示,2015 年青龙县铁选生产企业仅剩下 12 家。当此之时,天兴矿业也停产了一年。

负债“链改”

青龙县一机关人员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天兴矿业控股股东王建最初是做皮毛生意的,后来跟随开矿大潮做矿业,最初靠集资开采小矿山,后面越干越大,一直干到矿业集团。

中小矿业停产之后,为了减少技术骨干的流失,2016 年,天兴矿业复产,并贷款扩建。

近两年以来,铁矿石价格在震荡中触底反弹、逐渐回暖。据一位接近天兴矿业的知情人士介绍,当前,青龙县当地的铁精粉价格恢复到了 570 元,规模化开采的天兴矿业在 2017 年实现了顺利达产,开采每吨矿石/铁精粉的成本稳定在约 360 元,基本能保证利润。

但全球矿产产能供大于求的格局并无明显变化,铁矿石价格仍处于历史低位,天兴矿业要生存下去依旧困难。

对于未来的情况,杨永久也坦言无法作出预期:“假如说再出现像 14 年、15 年那样的情况,那就是谁也没有办法。”

此外,据该天兴矿业知情人士介绍,由于扩建,企业负债率也在提升。当前,天兴矿业在银行负债约 6 亿。

但他也表示,整体矿山原来评估是 20 多个亿,包括固定资产在内,负债率并不算高。

一份 2018 年天兴矿业财务数据显示,其在2018年末 配资开户 负债合计为 10 亿元。

把握好规模和负债的平衡,是企业的一项终极课题,目前,天兴矿业也在想办法降低资金风险。“把债务性资金比例降下来,把权益资金比例提高,这样权衡以后企业的资金成本才是低的,资金风险也会降低。”杨永久说。

此外,兼并重组则是天兴矿业的另一考量。

“但是,大规模兼并重组通过有限的自有资金很难实现,不可能有大量的资金去做。”杨永久说。

为此,天兴矿业曾讨论过 A 股上市的方案,但很快就否定了这一方案。

自然资源开采业早已不是上市的“香饽饽”。“上市的前期投入成本很高,上市中风险不可控,前景也不好。”杨永久说,如今已没有几个独立上市的矿企,除非金矿。“上市这条路几乎不可能。”

2018 年,ChainDragon找到天兴矿业,双方一拍即合,达成合作。

同年 10 月,审计团队入驻天兴矿业,开始半年的审计过程。此举是为了与基于区块链的矿业资源交易所 ChainDragon 的合作作准备。

在 Chaindragon 的规划中,平台作为上链服务商与交易所的角色存在。

Chaindragon 白皮书显示,天兴矿业估值 15 亿元的 1.2 亿吨铁矿石,将作为首批注入的铁矿资产上线其矿业数字资产平台,化成 200 亿个“龙兴 Token”,即 LXS 。

此外,团队份额每半年解锁 1/6,持续三年;私募投资人锁定期限 7 个月,前 5 个月每月释放 10%,最后两个月每月释放 25%。

上线其平台的天兴矿业等矿企不仅仅是该平台上的背书方,更是投资人。其使用自己的收益置换一定比例的“龙兴token”,有锁仓期且逐步释放。

此外,天兴矿业还将再购买一定数量的“龙兴token”以支付上链的服务费用。

这意味着,矿企想要在其中获得现金流,最大的可能性在于逐步地释放自己手里的“龙兴token”,并期待“龙兴token”升值。

在业务上链部分,ChainDragon 团队则为天兴矿业搭建一套区块链业务数据系统,如同上市企业需公开其财务数据一般,矿企生产业务的全数据也需上链,保证资产对应的实物的有效性和不可造假,不可篡改,同时也便于投资人减少顾虑。

“上链是服务于企业的内部管控,和对外部投资人的透明。” 现在 ChainDragon 总设计师冉云龙这样解释。

“链改”是“曙光”吗?

2018 年,区块链概念盛行,“链改”与“币改”成为不少传统企业的融资新渠道。

目前,天兴矿业是 ChainDragon 上线的首批资产,除天兴矿业外,冉云龙表示,平台将不限于铁矿,其种类将包括金矿、有色金属矿等其他矿产资源。

作为平台服务商,他觉得,“上链对于这些矿企来说就像黎明前的曙光。”

在冉云龙的观念中,具有矿资产属性的“龙兴token”更具备硬通货属性,具备在数字货币市场中流通的天然属性:“‘龙兴token’在数字货币市场可以进行流通、进行支付,甚至还可以作为一个标准的一个货币,作为 to C 消费服务场景的媒介。”

但撇除“龙兴token”对未来的蓝图大饼,对于这些大大小小矿企来说,上链、置换 Token 真的是一条通用的明路吗?

天兴矿业方面显得更加佛系,“区块链也不是万能的,从投资原理上来讲,投资者要有一个回报才行。”

不过,要想获得回报,就需要大量的投资者认可“龙兴token”的价值。价值来源于哪里呢?更多是来自于投资者对 Token 的共识和认可。

而从矿企本身的角度分析,对于一个要求置换出现金流的企业来说,数字货币的市场始终是存在风险的。

一方面,当前“龙兴token”背后也只有一个资产方,并且刚刚才上线交易所,市场是否买单还有待验证。

另一方面,对于企业来说,锁仓期也是十分漫长,“龙兴token”的发展路径和数字货币市场风云可以说是瞬息万变的,稳定期也不足。

问及对此的期待,杨永久表示:“要是做成了肯定有帮助,做不成,那就当尝试了。”虽然对区块链行业一知半解,但他觉得,LXS 对应实体资产收益,比起仍在概念期间的币要好些。

文 | 芦荟、昕楠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


相关热词搜索:矿业 天兴

上一篇:现货鑫东财配资山水水泥(00691.HK)申请认可将请求股东所持股份转入香港中央结算名下 下一篇:期货交易所鑫东财配资虎牙拟融资5.5亿美元,将用于电竞及内容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