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我的高考往事

发布时间:2019-06-10 14:44:27 来源:

来源|中产先生 节选自任正非自述文章《我的父亲母亲》

编辑|小精

有同学看到很热的天,我穿着厚厚的外衣,说让我向妈妈要一件衬衣,我不敢,因为我知道做不到。我有了,弟妹们就会更难了。

我们家当时是每餐实行严格分饭制,控制所有人欲望的配给制,保证人人都能活下来。不是这样,总会有一个、两个弟妹活不到今天。

后三个月,妈妈经常早上塞给我一个小小的玉米饼,要我安心复习功课,我能考上大学,小玉米饼功劳巨大。这个小小的玉米饼,是从父母与弟妹的口中抠出来的,我无以报答他们。

我当年穿走爸爸的皮鞋,没念及爸爸那时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湿,他更需要鞋子。

- 1 -

我们兄妹七个,加上父母共九人。全靠父母微薄的工资来生活,毫无其他来源。

本来生活就十分困难,儿女一天天在长大,衣服一天天在变短,而且都要读书,开支很大。

每个学期每人交2-3元的学费,到交费时,妈妈每次都发愁。

与勉强可以用工资来解决基本生活的家庭相比,我家的困难就更大。

我经常看到妈妈月底就到处向人借3-5元钱度饥荒,而且常常走了几家都未必借到。

直到高中毕业我没有穿过衬衣。

有同学看到很热的天,我穿着厚厚的外衣,说让我向妈妈要一件衬衣,我不敢,因为我知道做不到。

我上大学时妈妈一次送我两件衬衣,我真想哭,因为,我有了,弟妹们就会更难了。

我家当时是2-3人合用一条被盖,而且破旧的被单下面铺的是稻草。

上大学我要拿走一条被子,就更困难了,因为那时还实行布票、棉花票管制,最少的一年,每人只发0.5米布票。

没有被单,妈妈捡了毕业学生丢弃的几床破被单缝缝补补,洗干净。

这条被单就在重庆陪我渡过了五年的大学生活。

▲ 青年任正非

- 02 -

父母的不自私,那时的处境可以明鉴。

我那时14-15岁,是老大,其他一个比一个小,而且不懂事。

他们完全可以偷偷地多吃一口粮食,可他们谁也没有这幺做。

爸爸有时还有机会参加会议,适当改善一下生活。

而妈妈那幺卑微,不仅要同别的人一样工作,而且还要负担七个孩子的培养、生活。

煮饭、洗衣、修煤灶……什幺都干,消耗这幺大,自己却从不多吃一口。

我们家当时是每餐实行严格分饭制,控制所有人欲望的配给制,保证人人都能活下来。不是这样,总会有一个、两个弟妹活不到今天。

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这句话的含义。

我高三快高考时,有时在家复习功课,实在饿得受不了了,用米糠和菜合一下,烙着吃,被爸爸碰上几次,他心疼了。

相关热词搜索:配资期货 股票配资软件

上一篇:报告:“一带一路”并非缺少适合融资项目 而是缺少商业可行项目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