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铺子配资支付宝刷脸支付火了,让从事这个新职业的小哥赚得盆满钵满

发布时间:2019-04-04 18:41:48 来源:

把机器插上电源、连上WIFI、接上扫码枪,这一连串的动作张海洋每天都要娴熟的做上几十次。

25岁的张海洋是一名“物联网安装调试员”,这也是近两年异军突起的新工种。4月1日,人社部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名单,就包括了物联网安装调试员、物联网工程技术员、人工智能工程师等新鲜出炉的职业,在这些新职业中,大部分与当下新兴的技术有关,比如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等。

今天,张海洋正在深圳市华强北的一家花店里帮助店老板安装、调试一款叫做支付宝“蜻蜓”的刷脸机具,这也是是他目前主要的工作,“干这一行懂点技术、肯吃苦就行,年入20万不是梦。”

从20 线上配资 18年8月,支付宝宣布刷脸支付大规模商业化之后,不到一年时间已在全国300多个城市落地,这种连手机都不用掏“靠脸吃饭”的支付方式迅速占领了年轻人的市场。按照张海洋的说法,在如今一个靠网红流量吸引粉丝和顾客的时代,如果不配上这样一台新潮的机器都不好意思开店做生意。

张海洋只是成千上万“蜻蜓”调试员的一个缩影,在刷脸支付的时代浪潮下,不仅催生了这样一个特殊的新职业,也催生了一批生产制造刷脸支付机具的新公司。

经历40道工序 比生产苹果手机还苛刻

今年上半年,在深圳市高新区的一家生产智能手机的工厂通过竞标获得了“蜻蜓”的生产资质,他们负责从制造、组装到打包运输的一系列内容。工厂厂长王利发是一名制造行业的老司机,他最早从事POS机的制造,后来是手机,再到如今的蜻蜓,时代变迁的背后人们的支付方式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里也是蜻蜓生产的大本营之一,每天都有上千台机器从这里运往全国,然后经由张海洋们之手安装到千家万户。

能获得生产“蜻蜓”这样刷脸机器的资质并不容易,门槛高也很苛刻,要求很专业,也必须是知名大厂商,王利发所在的这家工厂也是华为高端手机的生产商,见多识广的他对记者说,“整体来说,蜻蜓的制造流程要比华为手机难,测试要求甚至比苹果手还苛刻一点。”

“一台刷脸机具从下模具到最后打包,要经历超过40道工序,比如光学测试、老化测试、高温测试、摄像头品质测试、跌落和延迟测试等,一般的小厂根本做不了这个,必须我们这样的专业大厂才行。” 王利发说话中带着自豪。

每天早上9点王利发就到工厂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负责调试模具、校验数据、质量检测,眼睛也几乎从离不开生产线,到了晚上6点左右就可以集中打包搬进卡车,按照合作方要求开始运往全国各地。“今年春节前特别忙碌的时候,我们是三班倒,工厂24小时开工灯火通明。”

刷脸支付未来或像二维码一样普及

刷脸支付是商户进入物联网的入口。而物联网对于传统商业的价值在于两个层面:首先是连接用户、服务、场景,其次是提高商业效率和用户体验。

这也是“蜻蜓”广受商家欢迎的原因,现在包括卜蜂莲花、味多美、江西省人民医院等知名大商家及路边的便利店、网红店都开始引入,“蜻蜓”热销的背后不仅推动了一批像王利发这样传统大厂的转型与升级,也催生了一个新的产业链正在逐渐形成。

奥比中光是支付宝“蜻蜓”3D结构光摄像头的供应商,早在2017年双方就开始了合作,当时支付宝在杭州肯德基KPRO餐厅的刷脸支付机具上配备的是3D红外深度摄像头,到了去年12月,支付宝发布“蜻蜓”并宣布搭配了3D结构光摄像头时,业界沸腾了,这家公司才开始真正浮出水面。

“蜻蜓的发布让奥比中光彻底火了,因为在结构光法视觉领域,我们是目前继苹果、微软、英特尔之后全球第四家可以量产消费级3D传感器的厂商,而且如果从量产可供货的角度来说,我们目前在全球的竞争对手只有英特尔。”奥比中光一位人士说。

上述人士说,当今市面上大多数的人脸识别都以2D图像为基础,但是由于2D图像无法记录脸部的深度信息,这也就给了虚假照片、视频或人脸硅胶面套的可乘之机。而3D结构光摄像头可完整扫描人脸信息,所以安全性极高。“随着蜻蜓的热销,我们的产品经常在超负荷的生产,有点供不应求,今年工厂也会继续扩建。”

据记者了解,今年下半年,支付宝会进一步开放刷脸支付技术,这也让更多有资质有条件的厂商和设备商都可以自己生产“蜻蜓”。

这也会让张海洋这样的“蜻蜓”安装调试员们更加忙碌起来,在他看来,店主们热衷购买蜻蜓无非是为了让顾客有新鲜感,有噱头。但他所不知道的是,这台小小的蜻蜓背后一个前所未有的、庞大的产业链已经初见雏形。

相关热词搜索:蜻蜓 联网

上一篇:股票配资杭州雷曼期货万向区块链肖风:一个崭新时代即将拉开帷幕 下一篇:媒体:偶像团综遍地开花 荐2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