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配资公司新开普和正元智慧,谁才是校园一卡通老大

发布时间:2019-04-04 18:41:56 来源:

4月1日,新开普(300248.SZ)发布2018年度报告(更新后),显示其2018年营收8.37亿元,同比增长8.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96亿元,同比下降19.6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0.3亿元,同比下降53.45%。

新开普首次发布2018年年报的日期是3月30日,仅一天前,正元智慧(300645.SZ)也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

公告显示其营业收入5.67亿元,同比增长26.2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35万元,同比增长19.98%。另外,公司分配方案为每10股转9股、派发股息人民币1.50元。

作为校园一卡通仅有的两家上市公司,二者在财报披露上也有 你追我赶 的意味。单这一轮较量,正元智慧凭借去年11月14日的高送转预案、也是2018年A股上市公司首份高送转预案而略胜一筹。

两年前,蓝鲸教育曾在一篇名为《凭借一卡通业务上市之后, 智慧校园 的赛道怎幺跑?》的文章中,对两家公司的业务有过详细对比。两年后,两家公司的现状,又出现了什幺变化?

从财报披露角度出发,正元智慧略优于新开普

新开普2018年财报显示,其主要基础应用产品分别为一卡通管理系统、自助服务系统、门禁管理系统、智慧教室系统和通用移动互联平台 归根结底,离不开 校园卡 这一核心产品。

正元智慧与其情况类似。在该公司2018 配资表 年财报中,其四大业务板块 智慧一卡通系统建设、智慧校园建设、智慧园区和行业智慧化建设及互联网运营服务,同样离不开校园一卡通的底层架构。

二者所在的细分赛道有很高重合度。另据两家公司财报显示,新开普目前总资产约为21亿,正元智慧则为10亿;新开普虽然规模约合2个正元智慧,但两者量级差距,绝非创业公司与BATJ之间那幺大。因此我们选择从公司最近三年的业绩角度出发,深入对比新开普与正元智慧在业绩上的优劣。

如图所示,两家公司在营收增减上已出现一定差异。

2016-2018年新开普营收增幅逐年降低,从2016年的33.9%,大幅下滑至2018年的8.84%。个位数的营收增长率已与部分传统行业公司相差无几。其营收增长明显趋缓,正逼近天花板。与此同时,正元智慧的营收增幅却逐年提升。从2016年(招股书)的13.62%,已升至2018年的26.27% 公司经营尚处于上升期,这可能与其上市仅两年有一定关系。

二者的扣非净利润增幅,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有大幅波动:

新开普2018年年报在三年中首次出现扣非净利润减少的情况;正元智慧三年财报披露的扣非净利润增幅也有大幅波动,且整体呈下降态势。

新开普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逐年大幅降低,几乎每年皆不足前一年的二分之一;正元智慧该项指标也在三年间出现大幅震荡,且整体呈下降态势。

扣非净利润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变化,一定程度上反应出两家公司的盈利能力并不稳定,且陷入自有业务 吸金能力 减弱的窘境。

最后,新开普财报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整体呈下跌态势;但正元智慧该项指标连续三年上升。到2018年,两者资产规模相差10亿左右;但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量,正元智慧仅少于新开普1亿左右。正元智慧的资产 含金量 ,在一定程度上已超过新开普。

另外,新开普所披露的财务公告中,还有两项指标值得注意:

一是新开普曾在公司业绩的说明中表示,一方面2018年公司研发及市场投入的费用增长较快,另一方面收到软件增值税退税款较上年同期大幅降低。软件增值税退税与公司业绩好坏关系密切,一定程度上显示新开普业绩好坏,与当地政府政策倾向有密切联系。

二是研发投入费用的增长并未与其经营成果成正比。新开普2015-2017年整体毛利润分别约为6609.8万元、7437.48万元、7418.05万元,毛利率则为12.95%、11.03%、9.64%。有市场人士指出, 这表明在激烈竞争中,公司核心技术含金量不高,在链条中话语权较弱 。

二级市场角度出发,新开普更受欢迎、正元智慧却难琢磨

正元智慧虽在业绩上略优于新开普,但在二级市场上,新开普相对而言更受机构欢迎。

例如4月1日,光大证券一篇名为《业务融合创新19Q业绩反转,阿里入股再添发展良机》中指出, 新开普深耕教育信息化行业多年,产品、渠道优势突出,与蚂蚁金服子公司的合作将进一步打开公司的发展空间 。

新开普自2019年开始,在二级市场上的动作不断。

2019年1月,蚂蚁金服子公司受让新开普6.28%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其是阿里系在教育信息化领域,投资的唯一一家A股上市公司。

新开普在相关公告中表示, 各方将共同打造基于 教育信息化2.0 为核心的校园服务和教育服务。新开普和上海云鑫将根据完美数联的需求提供各类产品和解决方案的支持 。这无疑给广大投资者提供了一个 BAT 站台的鲜明讯号。

仅2个月后,新开普又与上海沄玺及上海序新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三方拟共同投资设立上海新开普智慧校园规划研究院。公告指出,若智慧校园规划研究院在2020年或2021年实现的净利润达到1200万元,新开普将按照其股权的公允价值收购上海沄玺及上海序新所持有的智慧校园规划研究院40%股权。

与新开普相比,正元智慧近期在二级市场的动作则笼罩在迷雾中。

2018年末正元智慧发布高送转预案后,公司股价在11月15-18日连续实现四个涨停。但仅一月后,持股0.5%的股东博信优选即计划在6个月内减持其持有的全部正元智慧股份。

又在不足一月的时间内,正元智慧再发股东减持公告。12月27日,持股6.89%的易康投资计划6个月内减持公司2.02%的股份;持股4.78%的正浩投资计划减持1.93%;持股4.25%的合力创投计划减持2%。以上四方将在6个月内减持所持正元智慧总计6.45%的股份。

另据正元智慧2018年年报显示,易康投资和正浩投资均系为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而设立的持股公司。正元智慧实控人陈坚持有易康投资35.42%的股权;陈坚之妹陈英持有正浩投资10.22%股权,且担任正浩投资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换言之,若按照该公司4月2日的股价计算,正元智慧实控人陈坚及其亲属可能在此次减持中至少套现1亿元。先是推出高送转预案,股价拉升后不久即出现公司大股东减持的情况 这一操作背后意味几许,值得广大投资者深究。

业绩略优的公司大股东套现,业绩稍逊的公司却获互联网巨头青睐;二者实际经营情况到底如何,还需广大投资者和教育工作者长期、密切观察。

相关热词搜索:智慧 开普

上一篇:股指期货配资区块链信息备案:有何参考价值?如何理性看待? 下一篇:济南配资公司百亿家财3年没点完,十五载夫妻离婚天下知:行情来了,徐翔的爱情没了?